首页 > 高考资讯 >文字 >部分学校高考招生“模糊公示” 致社会难以监督

部分学校高考招生“模糊公示” 致社会难以监督

字号:T|T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发布时间: 2012-05-22     浏览次数:49

内容摘要: 近年来,虽然教育主管部门一直在推动高考的阳光工程,并从2005年起开通阳光高考网站,发布高考政策、公布招生计划、公示各类名单,甚至立下“未经阳光高考平台公示不得录取”的铁规,然而,仍有一些学校或教育主管部门采取“模糊公示”或“部分公示”的方式,让社会难以监督。

   不公开不透明是各种腐败滋生的土壤,高考招生领域也是如此。

  近年来,虽然教育主管部门一直在推动高考的阳光工程,并从2005年起开通阳光高考网站,发布高考政策、公布招生计划、公示各类名单,甚至立下“未经阳光高考平台公示不得录取”的铁规,然而,仍有一些学校或教育主管部门采取“模糊公示”或“部分公示”的方式,让社会难以监督。

  公示名单疑点重重

  在阳光高考网站上公示的2012年高考各类名单中,中国青年报记者就发现了很多问题。
 
  点击开“2012年高水平运动员名单”网页,记者看到,网页上所呈现的是分校别的体育专项测试合格名单。

  天津科技大学的公示名单显示,该校75名拟录取的高水平运动员,毕业学校全显示为“体卫艺处”,完全看不出来自于哪些学校。

  5月18日,中国青年报记者致电天津科技大学,该校体育部接电话的工作人员称,不清楚情况,需要问主任。但该工作人员提供的主任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除天津科技大学外,天津外国语大学、南开大学的部分名单也存在这种情况。

  还有一些高校的公示名单虽然注明了拟录取学生的毕业学校,但存在简写现象,比如有些学生的毕业学校填写的是“南大附中”,但全国简称南大附中的学校很多,最知名的就有两所:南开大学附中和南京大学附中。

  甚至不需要仔细研究名单,这些公示名单粗看就会引发其他质疑。

  最明显的就是名单上毕业学校的高度集中现象。如天津医科大学26名拟录取的高水平运动员全部来自天津一中,天津师范大学的40人、天津财经大学的20人则全来自天津市实验中学。天津工业大学66名拟录取的高水平运动员中,有59名来自耀华中学,7人来自天津市二中(全为排球)。

  名单为何如此集中,是不是合作培养的缘故?天津财经大学招生部门招生工作人员在电话中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双方并没有合作,但这批学生不同于普通高中学生,他们属于专门的体育训练队,只是根据天津市教委的安排,把他们的学籍放在了实验中学。她还说,很少有其他中学的高中生来参加该校的高水平运动员体育专项测试,合格的就更少了。

  天津工业大学的招生部门工作人员则在电话中说,来自耀华中学的这批学生是“预科学生”,走提前训练的路子,但更具体的情况,她也不太清楚。

  除没有显示毕业学校等公示不规范的情况外,记者发现,阳光高考网站对于高水平运动员的公示只分为6个方面:姓名、毕业学校、所在省份、拟录取学校名称、项目。而项目只是按大类进行公示,如“田径”等,并没有公示小项,更没有公示测试成绩。

  阳光高考网站公示的“2012年艺术特长生名单”也存在上述问题,只公示到项目,没有公示成绩。

  “2012年保送生拟录取名单”则只公示了姓名、毕业学校、所在省份、拟录取学校5项,没有公示因何保送。

  各地公示内容不一

  事实上,近年来,高招中存在的一些不规范甚至腐败现象,引发了社会的广泛关注,由于高考公平涉及千家万户,社会对更阳光、更透明的高考加分公示公开的呼声也非常强烈。

  2010年,教育部首次在当年的《全国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工作规定》中对信息公开公示作出规定,要求“省级招办负责公布本省(区、市)有关招生政策、计划、考生咨询及申诉渠道……公示本地区享受照顾政策类别及具有相应资格的考生、以及高校特殊类型招生测试合格考生等名单。”

  不过,记者发现,在2010年高考加分公示上,各地却千差万别。

  有的公示得非常完整,将考生号、考生姓名、性别、民族、毕业中学、所在班级、考生类别、奖励项目、项目成绩、所获加分分值等十余个项目都进行了公示。湖北省招办甚至在一些名单中把考生家庭成员情况(包括父母的姓名、工作单位和职务等信息)也公示在了网络上,浙江省也公示了相关考生“获取申请加分资格时间”和“发证单位”。

  有些省级招办公示的内容则非常有限,只公示了 “考生号”、“考生姓名”、“奖励项目”等最基本的3至4项内容。还有些虽然公示项目非常齐全,但并不规范,如有些省份体育加分项目详细标注为“青少年锦标赛”,让人无从判断比赛的具体项目。

  记者查阅相关资料还发现,这种情况在2011年的高考加分公示中依然存在。

  教育主管部门应在公示细节上做更具体的规定

  一位曾举报高考体育招生黑幕的家长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如果要防止腐败,充分接受社会监督,就应该最大限度地公开。像体育考生,他们参加的是哪个具体项目,什么时候参加的测试,测试得分是多少,都应该公示。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也认为,招生公示,是教育部推行阳光招生的重要内容,旨在通过公示考生的信息,接受社会监督,由此促进招生的公平、公正。“如果公示的信息不完整,公众如何监督呢?”

  熊丙奇说,如果就是公布粗略的几项内容,与其说这是“公示”,还不如说是利用“公示”的平台进行“通告”,告诉外界谁获得了某项资格。“但除考生之外的其他人,不了解考生的其他信息,怎么能对招生结果进行监督呢?何况还经常会出现重名的现象,连一个学校都有不少重名的学生,有时候学校内部要根据寥寥的公示信息分清谁获得了资格都很难。”

  熊丙奇认为,在不涉及考生隐私的情况下,相关公示应尽可能的详尽,不仅要包括姓名、考号、性别、省份、中学、班级等基本信息,也要包括参加测试的时间、项目、成绩等能反映考生是否符合学校录取标准的信息。另外,对于父母中有公务员的考生,应公示父母的姓名、职务。“只有充分公示了这些信息,充分展现透明度,才能最大限度地防止高招腐败”。

  熊丙奇说,教育主管部门在公示方面除了原则的硬约束外,还应该在细节上做更为充分的规定,以确保能将享受照顾政策的考生和通过特殊类型招生测试的考生高考信息“晒”出来。本报记者 叶铁桥

 

 

一键分享到:
查看及咕 我要及咕
查看:
我要及咕
[/face:01] [/face:02] [/face:03] [/face:04] [/face:05] [/face:06] [/face:07] [/face:08] [/face:09] [/face:10]
绿色浏览器
热门课程排行榜 更多>>
最受瞩目教师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