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动态 >文字 >浙江80%学生上天价补习班 费用达5.2万

浙江80%学生上天价补习班 费用达5.2万

字号:T|T
来源:央视新闻1+1     发布时间: 2012-05-21     浏览次数:51

内容摘要: 浙江杭州出现“天价补习班”,一节课补课费650元,若上完总共80个课时费用竟高达5.2万元。如此高的补课费为什么学生和家长还是趋之若鹜呢,原因就在于这家额培训机构保证凡参加补习班的学生95%能进重点,会考包过,提分明显。

    浙江杭州出现“天价补习班”,一节课补课费650元,若上完总共80个课时费用竟高达5.2万元。如此高的补课费为什么学生和家长还是趋之若鹜呢,原因就在于这家额培训机构保证凡参加补习班的学生95%能进重点,会考包过,提分明显。记者不解义务教育阶段为什么培训机构会如此泛滥?价格竟如此昂贵?正如《河南商报》评论员王攀说的:教育部门对学校的“禁补令”和给学校的“升学率”是一对矛盾体,利益瓜葛不除,想扑灭补课经济,绝不可能。

《新闻1+1》2012年5月17日完成台本——天价补习班:越补越“虚”!

补习学校工作人员:

650元一节课,80个课时是五万二。

解说:五万、十万,天价的补习班为何疯狂?

学生:五分之四吧,反正除了几个人都在上。

学生家长:没办法,孩子都要分数。

解说:95%进重点,会考包过,提分明显,义务教育阶段为什么培训机构会如此泛滥?

杭州风澜教育工作工作人员:你们请(老师)肯定是请不出来的,我们有我们的渠道。

上海精锐教育工作人员:跟学校都是有一些建交的。

解说:公办教师校外走穴,义务教育市场培训,小升初、初升高,天价补习班的背后到底是一个什么样扭曲的市场?

熊丙奇:政府部门在推进义务教育均衡方面是不是有真正的作为。

解说:《新闻1+1》今日关注——天价补习班,谁的“疯狂”?

主持人(白岩松):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这些年,好多东西的价格涨得太快,于是中国人民就发扬了大无畏的乐观主义精神,开始苦中作乐。大蒜价格涨得很快,就起名叫“蒜你狠”;大豆要是涨了就叫“逗你玩”;大葱的价格要涨得很多就是“向前葱”。今天我们要关注的这个价格涨得也非常快,我们该给它起个什么样的名呢?这件事就是各种校外的辅导班和补习班价格直线上涨,甚至比大蒜、大豆、大葱涨得还猛,但是它不统计到CPI里去,所以我们就悄悄的自己知道就行了。

    好多人就觉得应该给它起名叫“补不起”,它不就是各种各样的补课吗?但是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是,别看价格直线上涨,说补不起,但是补的人变得更多。政府天天在喊叫停,它却越来越火热,陷入到一片疯狂之中,到底谁疯了?

    又到会考升学季节了,近期一些培训机构是再度忙碌了起来。有的学生一学期补课费超过了五万元。

    五万可以送孩子去培训,很多城市的很多家庭都在毫不犹豫地做着这样的选择。看看各大城市专门针对孩子们的培训机构几乎达到了泛滥的程度,而收取的费用也在上涨。

学生家长:刚开始一期大概在1200左右,后来逐年上涨,涨到现在基本每期都是2000多块钱。我们这个相对来说还算是比较低的。

杨旻(北京理工大学教授):任何培训班的费用都是在节节攀高,这是一个很普遍的现象。

记者:你们班上补习班的孩子多吗?

学生:很多,五分之四吧,反正几乎除了几个人都在上。

记者:学习好的学生也会上吗?

学生:也会上。

记者:你们班有多少人上(补习班)?

学生:我们班都上。

记者:你知道多少钱吗?

学生:每次都得千八百的。

解说:培训到底有多火爆?记者找到了两年前的一些数据,在教育程度最发达的北京地区,与整个北京市约200万中小学生总量相比,中小学培训市场规模至少在135万人,平均每10个学生中就会有6.5个报名参加培训机构。我们搞不明白,在国家大力为中小学生减负的背景下,为什么绝大多数孩子会马上选择校外培训机构,他们在培训什么呢?

    看这样一组照片,先看第一张,这是3月底在南京一个补习班外,就是辅导机构外,蹲着吃饭的小女孩上午刚上完课,中午赶紧在父母的注视下简单吃两口饭,因为马上接着又补习另一科,这孩子多惨,我真怕中国的天下父母最后望子成龙、望女成凤,没想到最后的孩子都是扭曲的。

    第二张,这到处在诱惑着家长的眼帘,“精品小班、精品托管班、一对一名师辅导”,“高中、初中、小学各科辅导”,而且一个特别奇怪的现象,电视机前的您,只要您的孩子还是学生,估计您的手机上经常接到各种培训班发给您的短信吧?

    第三张,这是一个培训机构课外辅导班校外的景象。在周末的时候,各路家长领着孩子来参加各种各样的辅导班,一天排好几科,孩子很忙,家长也很忙。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种情况?它直接给各个家庭带来的负担有多大?有一组数据显示,北京、广州、南京、哈尔滨、石家庄、西安、成都、银川8个城市对近5000名中小学生家长进行了问卷调查。一年家庭教育的总支出大约是8773.9元(在上述八个城市),其中有6031.4元用到了学校教育之外的教育支出,包括补课费、各种培训班的费用等等。回头看,如果把这6000多块钱刨除,一个家庭一年真正在校内的教育支出还不到3000块钱,但是加了这6000块钱,一下子就增负了。要减负的何止是孩子的课业和书包的重量,还有中国所有天下父母的重任和家庭的重担。

    在这样一个热潮当中,小升初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它在怎样扮演这样的角色呢?

    取消小升初统一入学考试,表面上看卸下了孩子们的学习负担,但你去问一问每一个孩子的家长,得出的结论却是看似减负的背后拉开的是另一场残酷的竞争。

    看看北京市铺天盖地专门小升初的教育培训机构广告,不管是一对一还是多对一,名师辅导和高昂的培训费用下,检验目的只有一个——提高成绩。

咨询员(北京巨人教育):

    一定给他延伸一下奥数的知识,因为小升初这一块,无论是你选择学校后期的一些考试,它都不会脱离奥数的知识,因为课内的知识孩子与孩子之间几乎是拉不开距离的。

咨询员(北京京翰教育):

    好一点的初中可以提前选择一部分,假如我招收60个孩子,挑20个孩子可以进行选择,所以咱们必须争取到那样的名额。

咨询员(北京精锐教育):

    现在整个小升初算下来一共有16种升学方式,预选、推优、点招、贡献、派位、条子生、直升班等等。
解说:

    北京、上海、长沙,在每一个校分优劣的城市,一纸小升初,两行辛酸泪,无数个家庭被裹胁在其中,无法自拔,而各类专门针对这些孩子的培训机构泛滥,则是以一种看似市场化的方式强力地扭曲着义务教育。很多人在问,各类教育培训机构到底有没有经营范围,国家命令禁止公办学校教师不能在外以盈利为目的教书,但是那些培训机构的特级教师和一级教师又是从何而来?还有为什么在一些培训机构一经名师辅导,孩子的成绩就可以马上直线上升?

咨询员:也有学校里的老师。

记者:学校里的老师是指哪的呢?

咨询员:大部分学校里的老师都有。

记者:这个学校您是指中学、小学还是指其它的高中?

咨询员:小学。有一部分现在是在学校里边,就属于咱们所说的这种一线的老师。我这边老师是最好的,而且您要知道,咱们这儿只做一线的,就是说老师必须在校的,他对这方面肯定更懂一些,对孩子来说可能短期内效果是特别显著的。

解说:远远超出小学所学范围的考试,以及各种各样的所谓的特长要求,名校竞争激烈,校外培训市场就会推波助澜。为了孩子,被恐慌情绪笼罩的家长们不仅乱了自己的方寸,也加剧了社会秩序的混乱。以权择校、以钱择校、以优择校和默许小升初入学考试,舆论在问,如果这种现象加剧,我们义务教育的正常秩序能维持下去吗?

学生家长:你不知道你努力的方向对不对,你只能是蒙着来,然后东一榔头,西一杠子,那时候家长的心情已经是不管三七二十一了,就逼着孩子去(考)。

解说:以北京为例,中央教育科学研究院的调查结果显示,北京已经成为中小学学生参加课外补习班比率最高的地区,占到了学生总数的80%以上,而针对中小学的各类补习机构也达到了10000多家,这真是一个令人恐怖的数据。

主持人:

    首先还是得再次强调,这小升初可是处在义务教育的范畴之内。但是现在小升初成了培训的重点,如果说教育产业化在过去提出来了之后,现在慢慢被大家淡化甚至批驳,但是教育辅导产业化显然已经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现实,现在围绕着小升初这个产业也是越做越大。

    看看围绕小升初要做多少准备?初中占坑班37%,各培训机构奥数班62.2%,各培训机构英语班54.1%,各培训机构作文班30.9%,艺术特长培训35.4%,体育锻炼培训16.3%,其他培训21.5%。为什么加起来早已经超过了100%,因为一个家庭在面对自己孩子的时候不会只选择一个,有时候选择六个,有时候选择四个,有时候选择两个,因此这个比例大大超出。

    看所谓的“占坑班”,这更有一些微妙的地方,学校跟这种培训机构简直捆绑在了一起。在北京,中国人大附属中占坑班名称叫仁华学校,清华大学附属中学占坑班是水木龙华学校,直接跟清华联系在一起,北京市101中学是101培训部,北京四中就是四中网校,而且最逗的是四忠培训,北京大学附属中学就是北大附小、为明学校。几乎都有“占坑班”,不到“占坑班”,占不上这个坑,那就在外面偷偷哭吧。

   其实问题有很多,接下来我们也要寻找一些答案,连线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著名教育家杨东平。

   各级都在培训,但是为什么这几年突然小升初成了一个培训的重点,成了一个产业化中间的增量部分?

杨东平(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因为小升初的确在各个阶段当中是非常特殊的,本来小升初作为义务教育阶段是不允许考试的,而升高中有选拔性的考试,中考是可以选拔的,但是小升初不应该选拔,还应该是免试、免费就近入学。但是由于现在北京地区义务教育阶段学校的差距太大,所以造成家长不得不择校。培训班的火热实际上是“择校热”的一个外表,择校越激烈培训班就越火,是这么一个关系。

主持人:在校外进行各种补习,真的是补充学校里很多教育的不足,还其实它就是一种产业,利用的是家长那种谁都补,你不敢不补?

杨东平:也不能这么说,现在因为很多像那些“占坑班”和那些名牌初中暗中的考试难度是非常高的。譬如数学,大部分考试就是奥数,这是在正常学校教学当中得不到的,如果不参加课外培训就很难胜任这种考试。所以这就是很多家长不得不上培训班的原因,而这种考试难度远远超过国家的课程标准。

主持人:其实这样一个链条,说是不择校,但是现在择校依然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现象。在择校现象中,既然择人家就要有选择权,就要考试,考试的时候难度就很高,超越教学大纲,因此就不得不到校外去寻找这样的补习,形成了这样一个链条。

杨东平:对,所以这里面真正的源头还是义务教育阶段这些初中名校的择校热,而按照国家《义务教育法》,按照教育部、北京市教委的各种规定严禁考试入学,明摆着是违法违规的,但是问题就在于他仍然在我们的眼皮底下大规模进行,包括在校的教师到校外培训机构任教,而按规定都是禁止的。

主持人:其实这就点出了一个更加让大家血淋淋的事实,天天在禁,年年在禁,但是越禁越多,而且越禁越变成了一种法不责众,都没法去处理了,因为各个学校都在这么做,为什么会是这样?

杨东平:这里面核心的问题还是政府能不能依法行政、依法执教,因为我们看到有些地方,譬如说像山西晋中、辽宁盘锦、河北邯郸,他们由于有效执行了国家有关的要求,那里就风平浪静,很正常,小升初就跟五年级升六年级一样,没有任何竞争性、选拔性,这个理想本来是可以达到的。

主持人:其实各个家长反而心平气和了,因为大家都不用去争了,重新回到了一个真正公平的平台上。杨老师,一会儿还会有问题向您请教。

    我们继续关注,其实学校,整个我们背后的一个环境对这样的事情是推波助澜的。

(播放短片)

解说:

    “严禁公办中小学举办或与校外机构合作举办有偿补习班,严禁公办中小学教职工组织或参与有偿补课,”今年初,教育部等七部门发出《治理教育乱收费、规范教育收费工作的实施意见》,再次明确提出“禁补令”,并强调凡是组织或参与有偿补课的一律取消当年评优、评奖、晋升、职称评选等资格,并严肃追究纪律责任。尽管补课原因错综复杂,但我们还是希望各地能够认真执行中央文件,好好查一查那些在培训机构大肆敛财的特级教师、一级教师。

    书人教育,一所在南京被称为超级学校的民办中小学培训机构,仅在南京就有14个教学点,常年学员超2万名,这个规模南京任何一所中小学都无法相比。而这所教育培训机构的考试证书也颇受南京一类中学认可,甚至会成为名校敲门砖。但就是这所被当地称为“中小学培训航母”的机构,记者采访发现,它同样可能存在违规聘请中小学在职老师的现象。

(电话采访)

新华社南京站记者:

    我们从家长那边获悉里面是有一些中小学教师,但是因为它是采取了完全封闭式的一种教学,不让旁听,也不让试听,所以我们无法知道这些中小学教师到里面上课的确切情况和数字。

解说:

    不仅如此,在南京明文禁止小升初考试后,这座学校反而变本加厉地组织考试,俨然成为当地择校考试的替身。

书人最大的一个特点也就是它这种所谓星级学员评定,这个星级学员能够获得名校的认可,在取消小升初考试,然后又鼓励就近入学的背景下,它等于是扮演了一个挑选者和评判者的角色。我们也采访了部分名校的负责人,他们也承认确实是会把他在书人期间的活动,还有书人的考核体系、考核结果,作为他们录取时的一个参考。

解说:

    课外补习到底是“补”有所值还是“补”不偿失?特别是它发生在我们的义务教育阶段,而一些教育专家结合国外中小学的课外现下教育,也从另一方面看到了我们的问题。

熊丙奇(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

    国外教育机构还有学校所提供的闲暇教育内容是非常丰富的,比如说音乐、艺术、美术、烹饪、木工等等,学生能够坚守自己的个性和兴趣,而且他们能够找到自己感兴趣的事业。而国内我们现在的学生,其实现在不是兴趣驱动,是压力驱动、目标驱动,学生在这样的过程中貌似有很多时间用在学习之上,但是最后的结果就是到了高中开始厌倦读书,他进入大学之后就开始放纵,他就可能变得没有追求。

主持人:

    其实真的想到学校之外去找一些比如说踢足球,或者说是为了兴趣而去画画,找这样好的补习老师的时候其实还真不太容易,因为大家都是在奔考试而去,背后的大背景是应试教育的背景。

    中国教育学会教育机制研究分会秘书长施进军针对“补习热”也说了这样一番话,补习市场繁荣是华人社会一道“特别”的风景。我承认,我去台北的时候还看到了专门有一个叫“补习一条街”,不过针对的是高考没考好,或者是说想考更好的大学准备的,特热。本来“补习”不可怕更不可恨,现在可怕可恨的是一些地方出现了在职老师有偿补课,甚至参与高价补课,教育部门必须对此零容忍,严惩不贷,才是给大多数学生和家庭一个公平。

    其实还有更缺德的,就是在自己上课的时候非常宽松,不讲多少真章,但是暗示你在补习班或者在校外补习的时候会讲更多真的东西,甚至会去押题,让大家、让学生,让家长给学生交钱去校外补习,这样的老师不更缺德吗?但是还真有,可能还不是特别特别少。

    接下来继续连线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杨东平。

    杨老师,一直教育有关部门说打打打,要严惩不贷,但是现象却越来越膨胀,是什么原因导他们是管不过来还是怎么着?

杨东平:

    还是因为他下不下决心,而且是不是动真格的。因为这种禁令其实这十年来下了很多,下的真不少,而且经常下,但是各地的情况也不一样,有些地方严格依法行政,这个情况就会得到遏制,但有些地方就乱象丛生。

主持人:

    乱象丛生的背后他也在喊打,为什么狠不下这个心呢?是利益作怪还是法不责众?

杨东平:

    可能主要还是利益的问题,他不愿意痛下决心来改变现在这种重点学校的格局,真正改变择校竞争的这种现状。因为治理择校竞争有一些釜底抽薪的办法,也是教育部和国家规划纲要里面要求的,譬如说促进教师流动,不能把所有的好教师集中在少数学校,通过教师流动,通过示范高中的指标下放,就可以有效遏制初中阶段的择校竞争,这个很多地方都已经有实效了。

主持人:

    杨老师,您一直在谈很多地方已经有了一些比较好的办法,能不能用最简单的语言告诉我,您认为他们最成功的地方做到了已经补习班慢慢在消失,它的成功之处在哪儿,做了什么?

杨东平:就是使得学校之间的差距比较小,学校均衡了,真正实现就近入学了,就没有课外补习的这种需求了。

主持人:哪些地方是做得比较好的呢?

杨东平:最近像杭州、成都都有很大的动作,明显改善,但是有些地级市,像山西晋中都已经做到了零择校,真正是零择校。

主持人:非常感谢杨东平教授接受我们的采访,谢谢。

    其实针对这件事已经快像“狼来了”了一样,大家不希望教育有关部门像喊狼来了的那个孩子,年年喊打,可是大家冷眼一看根本不打,而且法不责众,大家只好赶紧去交钱,继续去培训。

    《河南商报》评论员王攀说了一段话,教育部门对学校的“禁补令”和给学校的“升学率”是一对矛盾。“补课”这一需求基本上成了学校、家长和一大部分学生的共识。于是,补课机构与学校、与出题者“暗合”,共同牟利,也就繁荣了补课市场。自相矛盾不破,利益瓜葛不除,想扑灭补课经济,不可能。是的。

    我们有做得好的地方,但是也有很多做不好的地方,没做好的地方是不是要自己思考一下,究竟在哪些利益是不愿意放手的呢?

 

 


 

一键分享到:
查看及咕 我要及咕
查看:
我要及咕
[/face:01] [/face:02] [/face:03] [/face:04] [/face:05] [/face:06] [/face:07] [/face:08] [/face:09] [/face:10]
绿色浏览器
热门课程排行榜 更多>>
最受瞩目教师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