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动态 >文字 >对孩子的真话应该大声表扬而不是“宽容”

对孩子的真话应该大声表扬而不是“宽容”

字号:T|T
来源:《扬子晚报》     发布时间: 2012-04-13     浏览次数:6

内容摘要: 4月9日上午,江苏省启东市汇龙中学举行升国旗仪式时,高二学生江成博在国旗下发表讲话,将之前老师“把关”过的演讲稿,悄悄换成另外一篇抨击教育制度的文章。学校认为这名同学的演讲“言论不当,用词过激”,已对其进行批评教育,但不会对其进行处分。

    4月9日上午,江苏省启东市汇龙中学举行升国旗仪式时,高二学生江成博在国旗下发表讲话,将之前老师“把关”过的演讲稿,悄悄换成另外一篇抨击教育制度的文章。学校认为这名同学的演讲“言论不当,用词过激”,已对其进行批评教育,但不会对其进行处分。

  一则颇有意思的新闻。学校、讲稿、学生,构成了一个“不信任”的小圈子:学校不信任学生,所以对讲稿要仔细地“把关”;学生不信任审核过的讲稿,因为那不是真实的自己。本来这种不信任可以被一种无聊的带有强迫性的默契所掩盖掉:学生念完稿子,学校组织鼓掌,这是我们熟悉的模式。但是这个叫江成博的学生打破了这种默契,把“不信任”的真相展示在3000多师生面前。

  这多么让人激动。要知道,我们生活中的众多“假”,就是被各种“用无聊且带有强迫性的默契掩盖不信任”的场境所孕育,逐渐深入到每天浸淫于这类场境中的每个人的内心,进而成为“假大空”的重要根源。

  学校的做法也很有意思。一方面,孩子“言论不当,用词过激”成为校方共识,另一方面,他们又很“宽容”,为了孩子的自尊心,没有拔掉麦克风打断演讲,也没有“处分”。

  学校的宽容得到了一些赞赏,这是应该的。但是不要忘了“宽容”的含义:甲宽容乙,要么是乙做错了事,要么是乙伤害了甲。在这起事件中,学校的潜台词就是:这个孩子还是做错了事,伤害了学校。

  可是做错了什么呢?教育的弊病能不能说?接受教育者当然有发言权。而一名高中生,受一本未必成熟的书的影响,把自己的迷惑和压抑宣泄于众,这无论如何也是在讲真话。实在要说有“错”,也就是程序“错”了。而这个“审了再念”的程序本身,又是对还是错?

  启东的教育在全国赫赫有名,填鸭灌输式教育之害,老师们一定从理论上深刻领会过。可是,孩子的诟病虽然可能真是“幼稚的牢骚”,但老师的反应却还是“批评教育”。这种反应本身,就是填鸭式教育的惯性思维。

  就此封江成博为反抗“填鸭”的英雄未必合适,称为“奇才”也为时尚早。值得注意的是,网络跟帖和微博调查上,江成博得到了压倒性的支持。不过支持者大部分也承认,相同情况自己做不到江成博式的“真”。这一说明“真话”确实人人向往,二说明在很多场境下,大家还是惯性“藏真”。从教育角度再直白一点说,就是从单纯认识填鸭教育的弊端不难,但把对这种弊端的抨击内化为自觉意识并能诉诸行动的,太少。“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大部分身处场境中的人还是都在沉默中遵守着那种强迫性的默契,以所谓“宽容”的心态“批评教育”着打破默契的勇敢“孩子”。

  面对孩子出自内心的牢骚,抛掉“宽容”的架子,大胆去鼓励这种真吧,趁势去帮助孩子向更深层次去独立思考吧!说不定,我们就此找到了“钱学森之问”的解答钥匙。

  齐秦唱道:我相信婴儿的眼睛,我不信说谎的心。借着青春的勇气冲破了藩篱的真,太值得珍惜。这种真放到更宏大的层面,不就是人民日报不久前所讲的“宁要微词,不要不改革的危机”吗?

一键分享到:
查看及咕 我要及咕
查看:
我要及咕
[/face:01] [/face:02] [/face:03] [/face:04] [/face:05] [/face:06] [/face:07] [/face:08] [/face:09] [/face:10]
绿色浏览器
热门课程排行榜 更多>>
最受瞩目教师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