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考资讯 >文字 >聚焦流入地中考 当理想遇到现实

聚焦流入地中考 当理想遇到现实

字号:T|T
来源:新浪教育     发布时间: 2012-02-15     浏览次数:6

内容摘要: 当前很多地区以开放中等职业学校为突破口,寻求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接受高中阶段教育的出路。但是,也有一部分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因为更心仪理想的高中和大学,选择返乡就读。还有一些无法返乡的孩子,在不能中考的现实中,失去了动力,迷失了方向。如何为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提供多种类型的高中阶段教育?

    当前很多地区以开放中等职业学校为突破口,寻求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接受高中阶段教育的出路。但是,也有一部分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因为更心仪理想的高中和大学,选择返乡就读。还有一些无法返乡的孩子,在不能中考的现实中,失去了动力,迷失了方向。如何为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提供多种类型的高中阶段教育?

    中职还是高中?

    上学期期末考试,朱秋梅考得很不错,数学是全班第二名,各科都名列前茅。不过,她没有太多欣喜。齐耳的短发,圆圆的脸,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我初二就要从北京回老家念书了。”朱秋梅说。

    朱秋梅没有北京户口,目前在一所打工子弟学校就读初一。“不能在这边参加中考,只能回老家读。上初中前,家里就商量好了。”朱秋梅说。

    朱秋梅的爸爸朱先生来北京10年了,提及女儿的中考,朱先生一脸无奈:“我们是山东的,北京和老家的教材不是一个版本,怕孩子初三再回去读跟不上,所以初二就让孩子回去。”

    “我们也不想让孩子折腾,孩子带在自己身边,也放心,但外地户口不能在北京高考,只能让孩子回去。”朱先生说,等到朱秋梅回老家读初二的时候,就让孩子妈妈辞去工作,回老家陪读。

    对一些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而言,初中毕业后交钱读中职,是上策。不少地方在初步放开流入地中考政策时,也把职业学校、技工学校作为突破口。但朱秋梅有自己的想法。

   “我想读高中,考所好大学。”朱秋梅坚定地说。一方面是因为自己成绩一直不错,另一方面,也因为她的姐姐正在念大学。提及自己的理想,朱秋梅说,除了数学,她觉得自己在服装设计方面很有天分,希望自己以后能在大学的相关专业深造。

    教育部教育发展研究中心基础教育研究室主任汪明研究员对朱先生的想法表示了认同:“大部分农民工对孩子的期望值与城市的父母一样高,农民工子女在城市接受普通高中教育的需求不容忽视。”

    无压力,无动力?

    农民工子女与城市孩子比较起来,在入学机会、入学成本等方面,面临着“上得了学却升不了学”这一突出问题,这制约着我国全民族素质的普遍提高。

    王岩已在北京的一所打工子弟学校任教4年,现在正教初一语文。班上42个孩子,来自五湖四海,家长的职业也是五花八门。

    提及孩子们的学业,王岩有些发愁:“孩子们都没有北京户口,不能在北京参加中考,没有中考压力,他们的学习太放松了。”学业轻松,本没什么不好,但王岩说,因为没有升学压力,除了一些强烈希望继续读高中、上大学的孩子,大多数孩子都对自己放松要求。“初一的孩子需要老师引导,给他们树立理想,指引方向。但是如果不能中考,他们的动力在哪里?如果只有初中学历,孩子们的未来在哪里?”王岩问道。

    王岩说,班上也有些成绩不错的孩子,学习很上进。但是想想既不能回老家学习,又不能在北京中考,孩子们多多少少有些泄气。学习状态也会受影响。

    王岩的说法,也在“关于进城务工农民随迁子女流入地参加中考的政策研究”课题组的调研中得到印证。调研发现,近一半的教师、农民工子女认为政策变化对学生成绩有积极影响。近47.3%的教师认为,允许中考后,农民工子女学习成绩上升;允许中考后,有43.1%的农民工子女认为他们的成绩提高了,仅有7.6%的农民工子女认为成绩下降了。

    在这所打工子弟学校,初一、初二有两个班,到了初三只有一个班。武老师说,每上升一个年级,人数就减少一些,到了初三,只能把两个班合成一个班。“有希望升学的,都趁早回老家读初二、初三了。”武老师说,“还在读初三的学生,大多是回不去的,或者不抱升学希望的。也有想考学的,但不能中考,想,又有什么用?”

    借考等于放弃高考

    当前的高考制度由于严格限制考生在户籍地报名,意味着农民工子女即使能够在流入地接受高中教育,也仍得回到户籍地参加高考

    张欢正在北京一所职业学校读一年级。五年级时从河南老家来到北京读书,张欢就一直贴着农民工子女的标签,因为回老家没人照顾,张欢在北京借考,交钱进了一所职业学校。

    根据北京教育考试院中考规定,没有本市正式户籍的借读学生,中考可以报名借考。但考试院也强调,要向无北京市户籍的初三学生宣传北京市户籍及中、高考有关政策,动员他们科学、理智地选择在京报名借考。

    这些借考生只能在中考后凭借成绩自行联系高中校。有专家指出,对于借考生而言,即使成绩达到示范高中校的录取标准,也难以保证接收。不少示范高中表示,现有的招生名额,满足北京户籍考生的要求都不够。但即使这样,愿意在普通中学或者职业学校借读的学生仍不少。

    流动人口子女在城市接受初中后教育的动因是什么?汪明说,一方面城乡基础教育的巨大反差,使得流动人口中的农民工子女在城市接受初中后教育成为一种强烈渴望。另一方面还有相当一批农民工子女是“土生土长”的城市人,他们从小在城市生活并接受义务教育,已经成为事实上的“二代移民”。

    张欢也一样,在北京读书的这些年,他只在放寒暑假的时候回老家,张欢觉得自己已经融入了北京这个城市,于是,他理所当然地选择了在北京读职业学校。张欢很清楚自己当初选择读中职意味着什么学门手艺,就业。当北京中职给他开了这扇窗,他知道,这意味着,高考的大门已经关上了。“肯定不能在北京高考,回老家高考又没有学籍,所以不可能参加高考啦!”张欢说。也许是对出路看得太清楚,说起来,他显得有点不在乎。

    “流入地中考政策未与高考制度形成有效衔接,制约了其发展空间。”专家认为,接受高中教育的农民工子女,在相当程度上希望通过高考来接受高等教育。当前的高考制度由于严格限制考生在户籍地报名,意味着农民工子女即使能够在流入地接受高中教育,也仍得回到户籍地参加高考中考制度和高考制度的高度关联,将这两个问题实际上捆绑在一起。但流入地中考政策的调整,却没有带来相应的流入地高考政策的跟进,造成了两者间缺乏有效的对接,影响了农民工子女对流入地中考政策的兴趣。

一键分享到:
查看及咕 我要及咕
查看:
我要及咕
[/face:01] [/face:02] [/face:03] [/face:04] [/face:05] [/face:06] [/face:07] [/face:08] [/face:09] [/face:10]
绿色浏览器
热门课程排行榜 更多>>
最受瞩目教师 更多>>